首頁 > 封面故事 > 正文

過去的遠見

2019-12-11 12:12 作者:苗千來源:三聯生活周刊
2020, 我們的想象與實現

2020,是一個屬于未來的年份。

在19、20兩個世紀中,人類社會經歷了兩次工業革命,一次物理學革命,兩次世界大戰。伴隨著這些巨變,科學幻想作為一種新生的藝術形式,隨著人類科學的發展,也經歷了無數的改變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硝煙散盡之后,科幻又一次迎來了高峰,科幻作家們在“冷戰”的陰影中繼續幻想著未來世界。在他們的心里,在半個多世紀之后的2020年,世界理應更加完美。

 

 

在科幻與未來之間,一直具有著一種特殊的密切聯系,以至于人們已經習慣于把科幻作家看作是擅長幻想未來、預測未來的專家。這樣的看法并不算偏頗,英文中所謂的“未來學”(futurology)一詞是由“foresight”(對未來的遠見)一詞衍生而來,而正是英國科幻作家赫伯特·喬治·威爾斯(H.G.Wells)在1932年首次使用了“foresight”一詞。

一個頗為有趣的事實是,我們只要稍作整理就能發現,2020年可以算是20世紀科幻作家在創作以未來世界為背景的故事時最喜歡設定的年份。若是把時間范圍設置得再寬泛一些,21世紀的20年代也正是在20世紀的科幻故事中最經常被設定的時代背景。

究其原因,大約是因為在20世紀的科幻作家們看來,這個年代距離當時的現實有著較為合適的距離,最適合想象力的發揮。那么,數十年前乃至百年前的人們對于未來的想象是否準確?我們是否已經如前人所愿,生活在一個更加完美和奇妙的世界里?今天的人類又該如何去想象未來?未來是否依然值得期待?在2020年,未來到來之際,我們不妨做一次回顧和展望。

我們正在進入一個屬于未來的年代。

在數十年前各個科幻作家的幻想中,人類在2020年登上了金星表面,并且在那里發現了包括恐龍在內的奇異生物(電影《史前星球之旅》,1965);人類殖民者也登上了火星,希望在紅色星球建立人類永久定居點,卻由此引發了災難(金·羅賓遜,《紅火星》,1992);人類不再獨特,各種仿生人開始出現,記憶、情感,也都不再可靠(菲利普·迪克,《仿生人會夢到電子羊嗎?》,1968);而擁有人類大腦和機械身體的草薙素子成為了“公安9課”的隊長,即將開啟一段段傳奇故事(士郎正宗,《攻殼機動隊》,1989)……

即將進入未來的現代人,究竟生活在一個怎樣的時代,又應該怎樣去幻想更遙遠的未來?未來是否仍然值得信仰?專注于研究未來的“未來學”將怎樣演化?哪些技術值得我們去期待,又有哪些如今正在流行的技術和理念即將沒落?

在這一期里,我們嘗試從各個角度回顧人類在上個世紀對于2020的展望,也嘗試著站在未來的前沿,向更遠的未來進行展望。我們依然相信未來,因為我們仍然相信人類。

閱讀更多更全周刊內容請微信掃描二維碼成為中讀VIP,閱讀期期精彩內容!

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三聯生活周刊”、“愛樂”或“原創”來源之作品(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),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,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;已經本刊、本網書面授權的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三聯生活周刊”或“來源:愛樂”。違反上述聲明的,本刊、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    相關文章

已有0人參與

網友評論

用戶名: 快速登錄

《立冬》現已上線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“三聯生活節氣”體驗更多精彩。

《霜降》 《寒露》 《秋分》

微博@三聯生活周刊
微信:lifeweek
掃描下載三聯中讀App
三聯中讀服務號
山西十一选五top10遗漏